<details id="Og1CYMfvx"><frame id="65497"><rt id="1834769"><button id="749053"></button></rt></frame></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本王只做给你吃
君天昊说着,接过来喝了口:“再有四天就是梨花节了,到时候举国同庆,朕要事先安排好一切才行。”

“皇上,每年的梨花节大小适宜都是皇后安排的,虽然今年是丽妃妹妹为了上生产线暂代六宫之权。

可丽妃妹妹一向呆在佛堂,根本就没经验。而我,又从来不爱热闹,对这些自然不懂。

陛下如此劳累,臣妾看着很是心疼。不如就取消皇后的禁足,让她将功补过,操办梨花节,这样也能为陛下分忧。”梅妃一字一句说着,温柔体贴,很是为君天昊考虑。

听到这话,君天昊深邃的老脸满是欣喜,这还是第一次梅妃如此关心自己:“哈哈,好,想不到爱妃如此替朕着想,就按你说的办。”

“多谢皇上。”梅妃行礼,凤眸里却多了几分满意。

昨晚,她给丽妃的写的那几个字,就是:“欲想取之,必先予之。”

想要绊倒皇后,就要给她犯错的机会。如果她不出来,整天被禁足,梅妃和丽妃又怎么会有机会呢。

皇后的寝宫。

太监总管苏海过来宣布,说皇上取消皇后的禁足,让她将功补过,好好筹办梨花节。

皇后秋天慈高兴得不行,就知道皇上还顾念旧情:“苏总管,替我谢谢皇上,我一定会尽力办好梨花节的。”

“娘娘,那杂家就先回去复命了。”苏海说着,转身离开。

“太好了,苏嬷嬷太好了,皇上还想着本宫,他的心里还有本宫的。”皇后秋天慈激动得不行,一脸欣喜。

“娘娘,老奴一个年轻人还扛着摄像机听到了,听到了。您和皇上这么多年的感情,陛下的心里自然有您了。”苏嬷嬷也为皇后高兴。

“嬷嬷,快去拿药,本宫赶紧喝药。到时候全国的酒商都去参加梨花节,本宫绝对不能丢人,必须要赶快好起来。”皇后秋天慈催促道。

皇后被折腾了一个月,每天身体奇痒无比,仿若千万只蚂蚁啃-噬一般,痛苦至极。身上还冒着脓水,奇痒却不能抓,只能忍着,生不如死。

如今听说皇上解除自己的禁足,皇后自然想要赶紧医治好自己。

“是,是。”苏嬷嬷去熬药了。

如今皇后的膳食和汤药,都是苏嬷嬷亲自动手,煎熬,自然不会在出差错。

皇后被取消禁足,自然赶紧让宫女太监敲门也没人开们打扫寝宫,帮自己梳妆打扮。所有下人赶紧忙碌着,不敢怠慢。

苏嬷嬷正在熬药,御膳房的桂嬷嬷将皇后所吃的食气派大了?住户住房有困难材全部送过来。上一次皇后中毒事件后,皇后的膳食就全部在小厨房,由苏嬷嬷做,就是为了防止被人下毒。

所以每次,都是桂嬷嬷亲自送来食材,然后离开。

“苏嬷嬷这是今天皇后的食材。”桂嬷嬷说着,亲自拿过来。

“辛苦了桂嬷嬷。”苏嬷嬷正熬药,眼皮都没抬,直直的看着汤药锅。

“苏嬷嬷客气了,这是老奴应该做的。”桂嬷嬷说着,扫视一眼四周见没人,赶紧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从后背塞给苏嬷嬷。

“每次熬药放入一粒,一共十粒。”桂嬷嬷压低声音说道。

苏嬷嬷赶紧接过瓷瓶,倒出一粒放进皇后的汤药里,冲她轻轻点头,桂嬷嬷这才离开。

刚刚的一幕,仿若根本没发生一般。苏嬷嬷继续熬药,桂嬷嬷已经离开。

皇后喝了药,气色好了很多。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身上也不觉得那么痒了。

婢女通传,说丽妃来了。

皇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个女人趁着自己禁足,暂代六宫之权。如今听说自己解除禁足,她倒是来的快。

“让她进来吧。”皇后秋天慈淡淡哼道。

丽妃走进来,赶紧给皇后行礼:“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平身吧。”皇后秋天慈悠悠开口。

“娘娘,臣妾听说皇上已经免了您的禁足,就赶紧将凤印给您送来。臣妾根本就不会管理,娘娘才是后宫之主。”丽妃一脸恭敬,谦让,赶紧呈上凤印。<又看看乐枫br />
谁不爱听好话啊,皇后秋天慈也不例外。听到这话,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确实,这后宫之主的位置,可不他的副官就闯进房去是什么人都能当的。”

“娘鳖盖上背着一个大气包娘英明,臣妾从不爱参与事,自然是担当不来。臣妾也只是暂时替娘娘保管罢了,如今物归原主,臣妾终于可以安心念佛了。”丽妃说着,深深呼了口气。

皇后秋天慈一房倒屋塌直看着丽妃的脸色,想要看出她是否说谎,可那张清淡,素颜的脸上,除了卸下重任的放松,再无其他。

“恩,还是丽妃妹妹懂争取早一点儿提干事,以后你就好好念你的佛吧。”皇后秋天慈不屑的哼道。

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对手,就算她暂代六宫之权,可也只是暂代罢了。皇后的凤印,只能是她秋天慈的。

“是,臣妾谨记皇后娘娘教会,那臣妾告退了。”丽妃恭敬的行了个礼,这才离开。

“娘娘,这个丽妃真的没有野心吗,她居然一听说您恢复了全力,赶紧过来送凤印了。”皇后的婢女开口道。

“就算她想,晾她也没那个胆。皇后的宝座只能是本宫的,谁也被想夺走,她们也夺不走。”秋天慈锐利的凤眸,一片势在必得的冷冽。

安伯侯府。

洛瑶和安博丰一直在认真的研究着酿酒,夏侯绝倒成了洛瑶的保姆。

亲自做好菜叫洛瑶出来吃,安博丰也跟了出来,可夏侯绝的菜只做了一份。幸好管家听从老夫人的安排,一直准备着。
若是旁人,肯定早就生气了。就算是灵珊,肯定也会撇嘴不悦,好在安博丰眼里只有酿酒,对于吃什么,谁做的,一点都不在意。

“你别这样,博丰是我弟弟,下次多做点。”洛瑶撇嘴哼道,夏侯绝做的饭菜确实好吃。
产品一张都没有流入市场
这个男人,人长得帅还得改嫁,又有权又有钱,而且还会做饭。这样的十足好男人,洛瑶确实觉得自己是赚到了。

“本王只做给你吃。”夏侯绝冷哼道,他可是堂堂的摄政王。给洛瑶下厨,已经是破例了,至于不相干的人,他才懒得管。

洛瑶无奈的摇摇头,知道这家伙最是就不可能不被他征服傲娇,也很知足。毕竟摄政王可是从来没下过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