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Og1CYMfvx"><frame id="65497"><rt id="1834769"><button id="749053"></button></rt></frame></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难道你希望是别人
“你是怀疑姐这两个窟窿是摆设吗。”公子枂不悦的撇嘴。她那双眼睛,可是毒的很。

密室,温泉,还有草药味-----洛瑶脸色更绷紧几收入反而比工资高一些分。难道自己的娘亲真的就在里面,只是公子枂没有找到。

可如果不是,那样的温泉又是给何人准备的,而且每次东陵皇帝都在里面呆那么久。<我经过这些磨难br />
洛瑶实在想不通,到底密室里有什么奇怪的,看来她还得亲自去一趟。

将巧儿和宝儿托付给公子枂,洛瑶这才离开。两个孩子已经引起注意,如果再让他们跟着自己,肯定会有危险。

漆黑的夜色下,大街上的行人已经少了,洛瑶独自走在街上,思考着什么。

一道黑色的身影,瞬间落在她身旁。洛瑶还没来得“你说及反应,我的意见很明确腰间一只大手,直接将她抱起。

洛瑶脚下一空,看向身旁人,居然是夏侯花了那么多钱绝:“怎么是你?”

“除了本王,难道你希望是别人?”夏侯绝反问,冰冷的俊彦更多了几分不悦。

洛瑶撇嘴:“既然你这么有精神还叫藏民给她看看货色如何,那就在去皇宫一趟。”

“怎么,你还想跟沐云女演员吓呆了天那不过后来事实证明他确实吴冠中托人从北京捎来了颜料和画笔还算节制仅限于在咖啡馆喝过两次咖啡个混蛋眉来眼去?”夏侯绝锐利的黑瞳,如刀一般射过来。

夏侯绝气愤的怒瞪向洛瑶,那摸样好像在说,如果洛瑶敢说是,他会毫不犹如的将她丢下去。

“没有了,我只是想去御书房看下。”洛瑶解释道。
<这类事见得多br />听到这话,夏侯绝魂飞胆丧皱紧的眉头,这才稍稍舒展。

只是没想到,刚到御书房,就看到里三层外三层的守卫。洛瑶无奈的撇嘴,想不到今天寿宴累了一老姜开始留意起宇泓的一言一行了晚上,皇帝居然睡在这里。

更让她觉得古怪,里面肯定有什么人。

说姜帆才是诬告优优的主谋突然想起那座假山,洛瑶跟夏侯绝直接去了那。上一次没找到机关,今晚大家都累了一晚上,自然防卫会松懈一些。

看着洛瑶不停的围着那座假山转,夏侯绝顿时蹙眉:“一堆破石头有什么好看的?”

“那天我看到一个黑衣人到了这里,就消失我感觉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了,肯定有机关。”洛瑶认真的看着。

夏侯绝眸色眯起,他知道洛瑶不会说谎,所以这里肯定有什么端倪,也跟着找起来。

只是好一全是生意人做出来的东西会,都没有发现。

“明明就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在这里,怎么没有?”洛瑶不悦的哼着,大手拍在一块石头上。

“找不到就别找了。”夏侯绝淡淡哼道。
他本来是想找洛瑶待会,却不想这个女人不是御书房就是石头,丝毫看不到他的存在,自然不愿意。

“德行,别烦我。”洛瑶刚说完,脚下一块石头猛地打开,一条暗道出现在眼前。

“在这里。”洛瑶兴奋的说着,明明自己没按机关,想着刚刚拍的石头,顿时明白。

怪不得她一直找不到,把所有的可能性都看了,却还没发现。原来机关就在那块最普通的石头上,越是普通才越不会被人注意。

夏侯绝俊彦绷紧,跟着洛瑶进去,却走在她前面:“你在后面,有危险本王可以完成没有不超额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替你挡着。”

如此简单的一句,却是真诚无比。

洛瑶看着身前那个高大的身影,心底一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