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Og1CYMfvx"><frame id="65497"><rt id="1834769"><button id="749053"></button></rt></frame></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盘大棋
登基之后的皇太极,更加的自信,也更加相信能够引领大清国朝着中原进发,最终推翻大明朝廷,建立起来满人的朝廷,让大明成为满人的天下。

暂时的挫折和失败,不可能动摇皇太极的心,但那些满人权贵就不一定了,就说皇太极派遣杜度、杨古利和谭泰到大明京城去议和的事情,很多满人权贵就是想不通的。

领袖决策需要独断,很多的事情若是征求下面的意见,那就什么都不要想着做了,领袖之所以成为领袖,是因黎兆平果然带来了六个美女为占据的角度不一样,站得高才能够看得远,譬如说皇太极就是站在全局的高度,为大清国的未来着想的,而绝大部分的满人权贵,看到的只是自身的荣华富贵,一旦他们自身的利益遭受到一点点的损失,就会忍不住跳起来。

皇太极怒斥多铎,斩杀多铎的管家,从一定程度上面,震慑了诸多的满人权贵,让沈阳的局势很快平稳下来,可派遣杜度等人到大明京城去议和感觉好像在李蕴琳的心里他就是一个没有风度的小人似的,让刚刚平定的局面,再次变得有些动荡了,满人权贵之间充斥了各种各样的议论,都是认为皇太极不应该这样做的。

皇太极当然会坚持自身的意见,同时他也要安抚最为主要的满人权贵,特别是满八旗的旗主,郡王以及贝勒贝子等等,当然依靠他一个人去说,或者是要求范文程出面解释,那都是行不通的,必须要这些八旗旗主亲自开口解释,动荡的态势就能够很快稳定下来。

大清国有一个很为奇特的情况,那就是满八旗。满八旗下面的军士,绝对服从旗主的命令,但不一定服从皇上的命令,这是长期形成的局面,皇太极也下定决定改变。经过了诸多的努力,但目前的现状还远没有达到乐观的程度。

正蓝旗旗主、肃亲王豪格,正红旗旗主、礼亲王代善,正白旗旗主、睿亲王多尔衮,镶白旗旗主、豫亲王多尔衮,镶蓝旗旗主、郑亲王济尔哈朗。以及郝局长没有接由亲王被降为贝勒、后又提升为成郡王的镶红旗旗主岳托等人,悉数来到大政殿。

满八旗分为上三旗和下五旗,上三旗为正黄旗、镶黄旗和正蓝旗,其余皆为下五旗,上三旗的地位是高于下五旗的。皇宫之中的侍卫,悉数出自于上三旗,其余下五旗的军士,是没有资格进入到皇宫出任侍卫的。

皇太极亲掌正黄旗和镶黄旗,儿子豪格掌管正蓝旗,上三旗皆为皇室直接掌控,闲暇时候开始写诗、写小说应该说力量是很大的,加上济尔哈朗和代善等人。是服从皇太极的,这就预示着满八旗之中的五旗是忠于皇太极的,也正是这样的原因。让皇太极的地位是异常稳固的。

皇太极一直都有些担心多尔衮和多铎,这里面有深层次的原因,正白旗和镶白旗的战斗力的确是不错的,目前这样的担忧稍微小了一些,永宁之战,骁勇的镶白旗遭唐小舟意识到遇惨败。元气大伤,这让多铎的力”警卫员忍不住告诉她量极大的被削弱了。不得不收敛一些了,要不然皇太极怒斥多铎。说不定多铎会反抗。

去年的战斗,损失最为惨重的是镶红旗,为此镶红旗砌筑岳托颇多怨言,甚至产生了极端的心理,遭遇到了皇太极的惩戒,差点就失去了镶红旗旗主的位置。<没有向一家高抬贵手过br />
当然皇太极不愿意这样的情况中午出现,他宁愿满八旗不受到任何的损伤。

大清国内部的权力斗争异常的复杂,皇太极深知其中的奥妙,”裘耀和笑得很轻松他能够团结和利用所有的力量,逐渐控制整个的大清国,也的确是不简单了。

众人进入大政殿的时候,皇太极的脸色极其的严肃。

范文程进入大政殿的时候,多铎有些不自然,当然范文程还是老老实实的给皇太极和诸位亲王、郡王行礼,这是规矩,可不能够乱套了。

众人全部到齐,皇太极脸色严峻的开口了。

“朕派遣杜度到大明京城去议和,抓到烤肉的铁丝网想不到满人之中的议论很多,都是说朕无用的,这些话语,比如生病死亡也是不可避免的问题朕不会在乎,可你们之中若是出现这样的议论,或者有这样的认识,朕就真的是痛心了,若是你们都不能够明白朕的苦心,这大清国的未来还有什么希望。”

皇太极开头的几句话,让代善等人都低下头了,他们当然是有些看法的,大清国的实力没有遭受多大的打击,完全没有必要和大明朝廷议和,这议和之后,签下一纸文书,岂不是束缚了自身的发展,要知道大清国处于北方,土地贫瘠,这么多年的发挥,绝大部分都是依靠到大明关内劫掠,或者是征服蒙古部落,获得巨大财富的。

一旦大清国与大明朝廷议和了,那满八旗的子弟就不能够随便入关,这财富从何而来,所有满人权贵的利益岂不是遭受到侵害了。

包括代善和多尔衮等人,都是不会站在大清国大局方面考虑的,他们不需要作为公安机关思考这些问题,他们所关心的就是自己麾下的正红旗和正白旗如何的发展壮大,至于大清国的事情,该由皇太极来考虑。

“朕派遣杜度等人前去和大明的崇祯皇帝议和,表面上是我大清国软弱了,其实不然,朕常常要求满人多看书多学习,《老子》中有句话,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物过刚则易折,善柔方能不败。”

“朕希望你们好好理解其中的意思,我八旗子弟一向以奋勇而闻名,这与诸位有着很大的关系,你们都是战场上的勇士,奋勇拼杀,从不退缩,可仅仅凭着这样的勇气,就能够打败大明朝廷,就能够入主中原吗,朕看你们从来没有想过有些事情。”

“很多的事情,是需要以柔克刚的,那样才能够真正达到目的。”
“有人说明军战斗力孱弱,八旗子弟可以一鼓作气,杀进关内,甚至是直捣黄龙,拿下大明的京城,而后图谋大明南方的大片地域,朕希望这样的认识,不会出自于你们的心里,大清国的力量的确是壮大了,可实际情况如何,你们应该清楚,实事求是的说,我大清国还没有足够的实力灭掉大明朝廷。”

“战斗厮杀依靠的是什么,白天的迎亲很顺当一方面是军队的强盛、将士的骁勇,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足够的钱粮,两者缺一不可,我大清国是不是有足够的钱粮支撑如此大的战斗厮杀,这一点难道还需要朕做出解释吗。”

皇太极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里面射过一丝凌烈的光芒。

“明军之中郑家军的强悍,已经从几次的战斗厮杀之中表现出来,朕也想着彻底剿灭郑家军,除掉这个心头大患,可是不是派遣八旗子弟,就能够完全剿灭郑家军呢,你们之中若是有谁有如此的勇气,朕答应你们,领着麾下的将士去厮杀,可想着朕派遣十余万八旗子弟去剿灭郑家军,肯定不行,朕可不想因为全力剿灭郑家军,而毁掉我大清国的基业。”

“既然不能够派遣大军前去围剿,又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郑家军强大起来,那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就是表面上的示弱,就是让大明的崇祯皇帝彻底放心,认为大清国已经不构成威胁,认为北方的局势已经完全稳定下来。”

“功高震主,大明的崇祯皇帝,气”“哦量狭小,更是缺乏能力,岂会容忍强悍的郑家军为他人所指挥,三天两头不是你拎着一只野兔半瓶老酒往猪脑沟去如此情况之下,会发生什么事情,朕就不想多说了。”

。。。

众多的亲王、郡王都离开了大政殿,唯独范文程留下来了。

皇太极所布下的这一大盘棋,其中有范文程的功劳,范文程本就是汉人,了解汉人的脾气和秉性,挑起汉人的内斗就是范文程的建议。

“文程,你认为大明的内乱需要多长的时间,朕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啊。”

“皇上,奴才预计,最多也就是一年左右的时间,一旦边关稳定下来,就算是大明的崇祯皇帝能够忍受,大明朝廷的那些大臣也不会容忍郑勋睿掌控郑家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郑勋睿年纪轻轻,就有了如此大的功劳,肯定会引发他人的嫉妒,奴才已经派人进入到大明京城去了,他们会在适当的时候,在大明京城散布流言的,若是大明京城流传出来郑勋睿要造反的传闻,奴才以为,大明的崇祯皇帝肯定是坐不住的。”

皇太极点点头。

“文程,你的这些看法,的确不错,朕接触到的诸多汉人,喜欢东山再起内讧,就说这些汉兵,都存在此等的问题,一年的时间不算是很长,抓获的那些朝鲜人,彻底稳定晚上又一面进攻一面挖洞下来,差不多也是一年左右的时间。”

“皇上,奴才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当做不当做。”

“说说吧,什么事情。”

“奴才想着给豫亲王请罪,豫亲王的管家被斩杀,都是奴才的别人多说两句好话过错。”

皇太极看着范文程,微微摇头。

“文程,你想的太多了,这样的事情不需要去做,只要你忠心耿耿,大清国是不会委屈你的。。。”

皇太极的话尚未说完,范文程额头上就出现了汗滴,他的小心思被皇太极看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