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Og1CYMfvx"><frame id="65497"><rt id="1834769"><button id="749053"></button></rt></frame></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清醒人看世界
宋易熙几次都注意到了李致那边的目光,只要他不松口,自己和李芸欣的关系就还是名不正言不顺,而这些势力的人分明都是偏向于李致那边。

只要李致多说几句话,自己刚说的那些谎言全都会被拆穿!

明知道李致为了脸面,什么都不会说,可宋易熙心里还是觉得烦闷异常,顺手就将杯中酒再次一饮而尽。

而莫释北陪着苏慕容坐在暗处,自然也是将宋易熙那边的情况尽收眼底,看到李芸欣独自一人朝这边走来,不禁压低了声音悄悄地说道:“这宋易熙虽然是和李家联姻了,但情况明显不妙啊。”

莫释北倒是早就猜到了我们感到待明年一月人代会通过他的副省长提名之后惋早就不受待见了惜会是这样的场面,因此语气也是波澜不惊地说道:“那李芸欣因为他们的生活主题无论怎么装饰是脑袋残了,不代表李家的人全都脑子坏了,尤其是李致!”

对此,苏慕容也是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没错,这个宋易熙还真把自己当做风流人物了,以为靠女人就能不断取得成功。

休息角落的灯光有些暗,等李芸欣坐下来之后,才发现苏慕容和莫释北也在这儿。

早知道如此,她就不过来了。

李芸欣手里端着香槟杯,轻轻摇晃着里面琥珀色的液体,轻笑一声,说道:“苏小姐要是过来就只是为了休息的话,到不如在家里呆着好了。”

李芸欣今日和顾念的关系处的不错,因此莫家的事情,她也是有些耳闻。

苏慕容今日的出现,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真正地看见了,还是有些意外!
<也因为她说起话来真诚直率br />“我的事用不着李小姐来操心,有这个闲心还是先考虑一下,如何让李家接受宋易熙吧。”苏慕容同样轻笑一声,不屑地说道。

这就是李芸欣心中的刺,本来还能麻痹自己,告诉自己那些人都相信自己说的话了,可是一听苏慕容的讽刺,丹丹和老师在书房练琴李芸欣也立马不爽了。

别人说自己还好,可苏慕容不行,她心里就像是扎了一根刺一般,让她难受不已。

“呵呵,你不就是想让我生气么,我告诉你,我才不会上当呢。”暗处,李芸欣故意装作云淡风轻地说道。

苏慕容虽然看不清李芸欣的表情,但是听她的语气,就知道这女人此时肯定是十分得意的。

苏慕容也懒得和李芸欣计较,在这宴会场上,李芸欣还不够格!

而李芸欣显然还是没有把这口气咽下,见苏慕容不吭声了,语气也愈发张扬。

她假装关心地问道:“听说你妹妹苏安然出国了,现在还好吧。”

苏慕容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身体正要站起来,却是被莫释北拽住了手,力道一收,苏慕容就没有站起来。

苏慕容有些恼火地看了莫释北一眼,莫释北却是轻轻地把玩着手上的红酒杯,轻院匪利落笑道;“与一只疯狗计较什么。”

苏慕容本来就是压制着火气,一听莫释北的话,下一刻也就释然了。

也是,李芸欣是什么样的人,自己心里还不清楚么,没有为了她,而在宴会上起冲突。

李芸欣却是并不知道苏慕容心里在想些什么,见她不说话也就只当做是戳到她的痛处了,心里也愈发得意起来,再次笑着说道:“也是,被男人玩的这么惨,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怀孕,诶,说起来也是可惜了……”

这下,就算是有莫释北拽住,苏慕容也忍不住了,她走起来直接一杯酒就泼在了李芸欣的身上。

休息区顿时传来一声尖叫,吓得连始作俑者苏慕容也是后退了两步,直接撞在了莫释北的怀中。

莫释北虽然觉得苏慕容有些冲动,但此时也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将苏慕容揽到了自己的身后,冷眼望着李芸欣。

尖叫过后,李芸欣的脸色也一下子狰狞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酒水,便伸出一只手指着苏慕容厉声道:“苏慕容,你疯了。”

“我看你才是疯了!”

不等苏慕容回答,莫释北已经抢先一步,直接冷声呵斥了一句。

李芸欣怔了一下,眼泪也是哗哗哗地往下落,她一回头,就要搜寻伤口上除了鲜血之外宋易熙的身影。

而此时,宋易熙并没有出现,李芸欣一阵迷茫,竟然哭着就要冲过去,却是被莫释北一手就推了过去。

这边的动静终于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目光也纷纷的望了过来,顾念也过来了,看见李芸欣一脸狼狈,不由地有些责怪地看了苏慕容一眼。

在莫释北眼前,她还是要装出公正的态度,便问道;“芸欣,你这是怎么了。”“精神病人的情况只能通过他的行为来体现

李芸欣手一指,就直接指着了苏慕容,直接骂道:“就是这个贱女人……”

话还没有说完,李芸欣就被莫释北一个冷厉的眼神给吓到了,半天都没有吭声。

“我看,你还是先去换一身衣服去吧。”顾念柔声说道。

李芸欣的目光再次朝宴会厅望去,可此时除了站在远处,冷冷望着自己的李致以外,压根就没有发现宋易熙的身影。

最终,李芸欣还是委委屈屈地起身就要离开,却是再次被莫释北叫住了,“站住!”

李芸欣背影一僵,而李致也坐不住了,虽然知道肯定又是自己的妹妹先惹事,要是别人,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偏偏惹的又是苏慕容和莫释北。
想到上次苏慕容的毫不手软,若要是在动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分明就是打自己的脸。

因此,李致还是端着酒杯走了过去,假装才发现这边的不对劲,笑着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芸欣也看到李致,顿时满脸羞愧,这样的事情她最不想就是让李家的看见了,偏偏这会儿宋易熙又不知道去哪里了。

“哥,你别管,我自己能处理!”李芸欣嘴硬地说道。

“我本来也没有打算管。”李致淡淡地说道。

李芸欣一愣,嘴巴一瘪,也垂下了头。

苏慕容拉了拉莫释北,本打算事情就这样算了,可枣儿正红莫释北却是不听,依旧严厉地说道:“李总,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只是李小姐的口才实在是太好,今天我可以算了,只怕是下次遇到不好惹的人,只怕事情就不会这么算了。”

李致笑着点了点头,眼里却是一片隐约,他掉过头看了还要哭的李芸欣,不禁压低了声音,一声冷呵道:“还不去换衣服。”

李芸欣这会儿没了言语,顾念拉着她连忙退场,而李致的脸上虽然还在笑,但让人感受不到半分笑意。

他的语气也同样硬邦邦的,说道:“今天是芸欣不对,不知道今天我要是不过来,莫总还打他们是否是已经认识了很久的老相识算如何处理。”

这话就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了,毕竟李芸欣也是李家的人,莫释北当众责难的话,那也是打他们李家的脸。

莫释北自然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不过依旧轻笑一声,显得并没有发在心上,只是说道;“怎么处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李小姐下次在遇见我夫人,别再如此放肆。”

“哦?”

显然,李致并没有将莫释北的话放在心上,反而看了一眼一直站在莫释北身后的苏慕容,淡淡地问道:“苏小姐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苏慕容听出了李致话里的意思,但此时莫释北的眼神也望了过来,苏慕容直了直身子,义正言辞地说道:“正是。”

李致倒是没有多说什么,看了莫释北一眼,转身就走了。

此时,苏慕容也平静下来了,和莫释北对望了一眼,笑容显得有些尴尬。

另一边,顾念带着李芸欣去换衣服的路上,李芸欣还在不停地骂骂咧咧,“真是气死我了,那个贱女人,实在是太嚣张了。”

“有莫释北在身边,她自然是嚣张,别生气,好戏还在后头呢。”顾念一边安慰着李芸欣,嘴角也不禁浮出了一丝笑容。

这么一说,李芸欣也是来了兴趣,眸光一亮,点头说道:“还真是个绝色美人那就给她一点颜色瞧瞧,我倒要看看,一个怀孕的女人在宴会上出了这样的新闻,到底是谁难堪!”

顾念笑笑,没有再接话。

等两人换好衣服出来之后,顾念便借着赔到了南关罪的机会到了苏慕容的旁边。

此时,莫释北恰好有应酬,走到了人群中央。

苏慕容倒也没有什么好怕的,看到顾念过来了,也只是当做没有看见的样子,吃着自己的糕点。

“慕容双方感觉都还不错,之前听说你和释北哥哥吵架,现在应该和好了吧。努力地抓住或者决绝地斩断”顾念一副关心的样子问道。

苏慕容哪里不知道的顾念心里想章红之死什么,当下也是冷笑一声。不过表面上,她还是装作十分平静不懂的样子,点了点头,说道:“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早就好了。”

顾念也知道苏慕容是在骗自己,因为上午的时候他们都还没有和好。

可如今,苏慕容这么说了,顾念也不好拆穿,只好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我看你挺累的,把对手挤掉以后这样的宴会,释北哥哥也很少让你参加吧,说起来我还是十分幸运呢。”

说完,顾念兀自捂着自己嘴巴,呵呵笑了起来。

苏慕容斜睨了顾念一眼,这要不是顾家的宴会,说不定她还真的不会过来呢。

“顾小姐说的是,不过我要是想来,他也没有办法。”苏慕容不阴不阳地说道。

顾念像是没有听出苏慕容的话外之音,依旧呵呵地笑着,拨弄着自己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