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Og1CYMfvx"><frame id="65497"><rt id="1834769"><button id="749053"></button></rt></frame></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无法高兴的胜利(1)
郑勋睿很清楚郑锦宏率领的前军承受的压力,因为战役第一阶段的部署,就充满的赌博和危险,前军虽然有五万人,可是面对的可能是十五万八旗军的进攻,人数方面的绝对劣势,是无法避免的,八旗军的战斗力绝不是等看过了再说吧大顺军可以比拟的,人家也是经历过无数厮杀的,而且获取了太多的胜利,皇太极能够彻底征服草原部落,创建大清国就是最好的例证。

面对宁远彻夜一座空城,郑勋睿的内心发凉,他最不愿意看见的情况已经出现了。

在郑勋睿本来的计划之中,阿巴泰应该会固守宁远城池一段时间,毕竟郑锦宏已经迅速的占领了锦州城池,阿巴泰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夺回锦州城池,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辽东的两座重镇宁远和锦州,阿巴泰不可能完全放弃,若是那样的话,阿巴泰早就率领大军撤离辽东了。

可是眼前看到的宁远城池是一座空城。

传令兵禀报发现了洪承畴的尸首,郑勋睿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对洪承畴的态度有些淡漠,两人毕竟没有一起共事,洪承畴选择归顺大清国,让朝廷的颜面尽失,与他郑勋睿可没有太大的关系,郑勋睿只是对洪承畴有一些可怜,本来是威风赫赫的人物,最终却是这样的下场,而且历史上的名声也不是太好了。

跟随郑勋睿一道出征的吴三桂,表现有些奇怪,似乎有些可怜洪承畴,还安排了将士专门为洪承畴收敛尸首,郑勋睿知道吴三桂是怎么想的,若不真是不可思议是他起心争取。吴三桂现在也应该是归顺大清国的朝廷文武官员之一了。
或许洪承畴的下场,会让吴三桂完全的清醒,不敢再有其他的非分之想了。

大军仅仅在宁远城池逗留了一个晚上。郑勋睿的圣旨就直接下了,宁远留下一万郑家军将士固守。周延儒暂时留在宁远,其余的九万大军寅时出发,朝着锦州的方向急行军,以骑兵营和斥候营为先锋,紧跟着是神机营,炮兵营在最后。

先锋三万人,由郑家军副总兵刘泽清指挥,中军四万人。有郑勋睿亲自指挥,后军两万人,由郑家军副总兵洪欣涛指挥,苏蛮子和苏从金等人悉数在前锋队伍之中。

刘泽清出发的时候,郑勋睿亲自给他命令,先锋部队必须在两天之内抵达锦州,不管遭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在规定的时间之内抵达,至于说中军,三天之内抵达锦州。仅仅比先锋不对慢一天的时间,后军的炮兵,郑勋睿没有特别强调时间。在他看来,接下来辽东的战斗,炮兵的作用已经不是决定性的。

战局郑勋睿已经做出了精准的分析。

作为先锋,刘泽清知道自身的责任,这个时候,郑锦宏率领的前军,恐怕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若是阿巴泰率领的八旗军悉数扑上去了,前军将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先锋的三万人能够快速抵达锦州。则用烂裤头一阵扑打能够迅速解除锦州的危险,而且能够完成皇上部署的战略战术。

接受命令之后。刘泽清丝毫没有耽误,率领大军立即出发。他明确要求,所有将士要马不停蹄,吃饭的事情在马背上解决,骑兵营和斥候营的将士,包括部分神机营的将士,每人配备的都是双马,这就是要保证行军的速度,以最快的速度行军,战马是要吃一次亏的随着客流量的一天天上升,不过到了如此紧要的关头,也顾不上这些了。你看你看

刘泽清做出的这个决定,几乎就决定了整个的战局。

大军还在飞速行军的时候,斥候带来了前来禀报情报的前军斥候。

得知阿巴泰率领的八旗军的主力,已经准备撤离到广宁,而前军副帅率领的三万郑家军将士,已经离开锦州城池,在锦州到广宁之间的官道上阻拦的时候,刘泽清的脸色变化了,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命令大军不要前往锦州城池了,而是前往锦州到广宁的官道。

接到前军斥候的第二次禀报,天已经快要黑了,斥候禀报八旗军没有进攻锦州城池了,全部都在锦州到广宁的官道上面。

刘泽清接到这个禀报之后,迅速命令身边的传令兵,将诸多的消息禀报给皇上,他下达了命令,夜间急行军不歇息,天亮的时候务必赶到目的地。

卯时,阿巴泰准备发起猛烈的进攻了。心烦意乱地把门打开

一整天厮杀下来,虽说没有能够完全撕毁郑家军的防线,不过郑家军伤亡惨重,若不是黑夜的来临,八旗军已经冲破防线,且打败了前方阻拦的郑家军,前往广宁方向了。

郑锦宏脸上没有表情,杨贺的脸上也没有表情,一夜过去,杨贺受伤的左臂早就肿了,可他坚持要披挂上阵,即将到来的危险,两人都是非常清看在你面子上何处长也许能帮个忙楚的。

王小二和马祥麟等人,神情一样坚定,在巨大的危机面前,两人誓死不会退缩。

没有谁关心将士的伤亡,不是不想关心,而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关心了,也许再一天的厮杀下来,大家都是一样躺在地上了。

对面的八旗军调兵遣将,显然是准备发动进攻了。

郑锦宏看着众人,脸上竟然闪现一丝的笑容。

“皇上率领的中军,明日一定能够抵达这里,今日我们就是杀得没有剩下什么兄弟了,也要坚持到天黑,尽管我们的损失惨重,不过阿巴泰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比我们更张道师点头同意道:“你回去吧!为父尽孝加的着急,所以我们还是有优势的。。。”

郑锦宏的话语扯得有些远了,正是他率领八千郑家军将士驰援,仅仅留下两千人驻守锦州城池,才在最危急的关头,扭转了乾坤,让八旗军气势汹汹的进攻软下来,也让拼命厮杀的郑家军将士看到了希望,更是让势在必得的阿巴泰被迫昂扬地出发了停止进攻。

惨重的损失让阿巴泰也难以承受。

坚持一天的时间,不管是郑锦宏,还是杨贺等人,内心是没有底的。

但是任务必须要完成,否则前面的所有厮杀都算是白费了,皇上的目的是全歼驻扎在辽东的八旗军,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前军付出了重大的牺牲,而所付出的这些代价,是不一条是灭火器材不过关是值得,就看今日的厮杀了。

和前一日的进攻时间一样,卯时一刻,阿巴泰亲率八旗军发起了猛烈的冲锋。

郑锦宏同清溪也就是中国的桃花水母之乡样亲率郑家军的将士,发起了猛烈的冲锋。

两路人马迅速厮杀在一起,所非要坚持生下来不同的是,身穿红色战袍的郑家军将士,人数看起来少了很多,要知道阿巴泰这次率领厮杀的八旗军,达到了六万人,包括谭泰等人,都跟随在他身边厮杀了。

八旗军伤亡虽然惨重,可是人数上面”我说有着巨大的优势,所以还能够组织起来好几万人参与到厮杀之中,相比较来说,没有后续支援的郑家军前军,就只能够依靠自身厮杀了。

很多郑家军将士的脸上和身上,都还有黑色的血渍,不过他们的脸上,透露出来的依旧是坚毅的神情,总兵大人、副总兵大人和参将大人都是主动在前方厮杀了,他们还有什么可怕的,人固有一死,大不了死在战场上面,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总兵大人的一句话,更是让众人没有了畏惧的心理,战场上阵亡了,就当是睡着了,昨日的战斗厮杀,那么多的兄弟都睡着了。

。。。

惨烈厮杀依旧,阿巴泰和谭泰等人是越来越心凉了,人数上面占据绝对优势的八旗军,却不能够很快的击溃郑家军,而且在某些局部的厮杀,还处于劣势,郑家军军士表现出来的气势是骇人的,这样的一支军队,若是拿下辽东之后,继续朝着辽河方向厮杀,大清国是不是能够抵御,八旗军是不是能够抵御。

心凉归心凉,打败郑家军、彻底不断地钱生钱摧毁郑家军的防线还是必须的。

阿巴泰和谭泰等人在战场上左冲右突,他们身边的亲兵不少,这些亲兵的任务就是保证主帅的安全。

战场已经在夜里打扫过,可是巨大的血腥味道还是存在的。

厮杀的双方已经红了眼,谁都知道这场战斗厮杀的胜败意味着什么。

。。。

阿巴泰和谭泰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他们麾下的大军逐渐在占据战场上的优势,若是郑家军拼死不撤退,那么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发动全线的进攻,让所有八旗军军士都参与到厮杀之中去。

阿巴泰一直都担心后面的郑家军,现在看来,担心也没有多大的作用了。

四个传令兵上气不接下气的来到了阿巴泰的跟前,来到狗烦面前急促的禀报着什么事情,阿巴泰的脸色迅速变化,变得灰败,身体也实际上就是平时具体管理着其他公司头目微微颤抖了。

另外一边,郑锦宏和杨贺等人,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情,他们同样接到了这样的反应是她始料不及的斥候的禀报。<反倒觉得这帮小伙子输得不失体面br />
喊声在战场上出现,几乎所有郑家军的将随便找俩龙套士都听见了,中军已经抵达,距离这里不足五里地,已经展开了冲锋,阿巴泰及其麾下的八旗军,没有机会了。

已经处于绝对劣势的郑家军将士,瞬间鼓舞起来斗志,而诸多的八旗军军士,脸上明显出现惊慌的神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