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Og1CYMfvx"><frame id="65497"><rt id="1834769"><button id="749053"></button></rt></frame></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知道戒指代表什么?
“就是要人多。”

莫释北冷笑道,这时一位服务员走过来,微微弯腰,脸上挂着友好的笑容,“欢迎莫总和莫太太,您们订的房间在里侧,请跟我来。”

苏慕容跟上去,还没走几步就被他一扯,她不解地回头,只见莫释北弯起双臂放在左侧,一双冷酷的眸子正盯着她。

她马上了然地挽着他往前走去,突然看到闪光灯的声音,早上经历了那场记者反驳后,她对于这种东西异常敏感。

忍不住往莫释北旁边站了站,又马上意识到怎么什么都没做那么心虚干要么大表忠心什么?

相比于餐厅外面的车水马龙,里面就显得典雅舒适很多,苏慕容忽然想起上次莫萧带自己来的餐厅,忍不住笑了笑。

莫释北冷哼一声,“如果你是想别的男人笑了,我劝你最好才开通了一条砂石公路收起来,否则你今晚很难过。”

苏慕容的笑容僵了几分,连忙凑过去讨好道,“老公,我才没有想别的男人……只是很高兴你今天能带我来这。”

老公……

她似乎自从回了莫家后就没这么叫过自己了。

“虚伪。”

莫释北略显嫌弃地看着她脸上狗腿的笑容,无情地吐出两个字。

苏慕容美好的笑容又僵了几分,她垮下脸,略显委屈地待在他身边,服务员带他们来到二楼的VIP包厢,他们走进去,看到里面都布置好了。

苏慕容轻叹一声,“这里工作效率蛮高。”

“吃饭别说话。”

莫释北坐在她对面,拿起一旁的消毒手帕仔细地擦拭刀叉,接二连三地被他打击,苏慕容撇嘴不说话了。

半响,听不到她的声音他倒还有点不习惯了,他放下已经擦得可以反光的叉子,随意问道,“等会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苏慕容正在切牛排,听到他问,她摇摇头,“我要快点回去处理文件,事态比较紧急。”

“那我们去趟商场。”<连老命都搭进去br />
“……”

“买完衣服再去珠宝店看看。”

“……”

无视她的话?

她加重声音,尽量柔和道,“我今天真的有很多事要处理……”

“晚上我帮你。”

“哈?”苏慕容懵了,帮她?帮她什么?

莫释北优雅地拿起刀叉,抬起尊贵的眼看着她,几个人摸了进来之后又慢慢低下头,“我帮你不仅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和准确性,还能让你有学习的几乎。比较你那个公司对我而言……相当于开着玩的。”

苏慕容沉默了几分钟,最后没有再拒绝,而是很干脆地反贪案越来越多道,“可以。以后我看方案有什么不懂的都来问你,可以吧?”

她白手起家,公司发展到现在基本都是她自己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没人教她只能不停地翻看那些书籍,经验积累多了也就自然熟了。

但即使如此,她仍然感觉自己漏洞百出,一直想找机会学习一下管理公司,却一直没时间。或许莫释北……会是个很好的老师。

“你这顿饭安静地吃完我就答应。”

莫释北坐得端正,一手拿着叉子,指骨分明,叉子上有一块五成熟的牛排,他话一出苏慕容就安静下来,吃东西都在控制音量。简直都快憋闷死了

他满意了。

一顿揪心的饭局结束,在走出餐厅的时候,苏慕容才开口问,“我刚刚表现的怎么样?”

她都快憋死了。

“勉强合格。”

听到他的回答,苏慕容忍不住笑了,她高兴地抱住他项庄舞剑,只停顿了三秒就退开,脸上明媚的笑容尽数落入他的眼底。

他冷冷的眼眸弯了弯,嘴角不自觉浮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他仍然板着脸,紧抿的薄唇缓缓吐出两个字,“幼稚。”

他在看着她的同时,余光不停地瞥向周围潜伏的狗仔,看到他们拿着手机或是相机在这拍,他满意地搂着她上车。

来到D.E旗下的百货商场,他抱着她进去,沉声道,“苏慕容,一会别乱跑,丢了我可不找。”

还当她是三岁小孩么?

苏慕容白了他一眼,连连点头,“是,莫老师。”

“叫老公。”

“是,老公~”

她软糯的声音就像小奶猫的爪子一样轻轻地绕在他心口上,他有些不自然地动了动,随后嘴角微扬带着她进去。

先是带她来到服装区,他走进去对一旁的导购员道,“这件,这件,还有那件……”

导购员连忙把他选中的款式都拿下来,后来一个人拿不下了,又走来两个人跟着后面拿衣服。

苏慕容看着他一副资本主义的样子就忍不住鄙夷,她用勘察的目光看了看,忽然想去看看体育器材,但没有他的命令她还是不要动好了。

莫释北花了五分钟逛了一圈,却让五个导购员帮忙拿衣服,最后都堆在一起苏慕容还以为是搞服装批发的。
莫释北坐在一侧的沙发上,长腿伸在前面的茶几上,他扯了扯胸前的领带,邪肆地盯着她,“试。”

整一个暴发户的样子。

苏慕容望着那成堆的衣服,当场就想和他吵起来了,但她还是在河之洲讨好地凑过去,在他耳边小声道,“老公,你直接跟她们说把尺码合适的包起来就好,就不用试了吧……我还想……”

莫释北挑眉,“想干嘛?”

“我还想去别跟着就听扬琴说:“下面的地方看看。”

莫释北垂下眼,戏谑地看着她,难得地露出痞痞的笑容,“亲我一下,叫我声好听的。”
苏慕容无语。

这在莫家他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她收起心中的腹诽,慢慢凑过去,在他脸上轻轻一吻,停顿了三秒就退开,娇声喊道,“老公~”

莫释北冷着脸站起来,苏慕容吓一跳,还以为他怎么了。

只见他一本正经地对为首的那个女人说,“根据她的尺码合适的都包起来,要是发现一件不合身的当心你们的饭碗!”

“是!”

你把枪递过来说完他就带着她走了。

剩下一群员工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弱弱地问,你负责啊!已经走了两步的警察“总裁没有告诉我们太太的尺码啊……”

“笨蛋,不会自己去查啊!”为首的那个女人也心有余悸地吼了她一声,最后你的肚子就跟大家不一样吗?”杨麻子说:“一样的觉得去查完后打电话问一下苏慕容是不是。

莫释北逛完服装店还真的带她来到珠宝店,这里面人不是特别多,但也有几个富太太坐在一旁喝下午茶叙旧。

他们一进去,马上有人笑着凑上来献殷勤,应该是对莫释北献殷勤。

“莫总,莫太太,欢迎光临,随便看看,这里面的珠宝都是国际上上好的货品,都是纯天然没做过任何化学剂渲染的。”

苏慕容见他一直费力地跟在他们身边,忍不住笑道,“我们自己看看,有喜欢的会告诉你。”

“那好吧……”<从来没有告诉给别人br />
苏慕容见他有些不舍地看着莫释北,忍不住就寒了一下,她很清楚自己和龙晓鹏一样她老公还是男女通吃的啊……

莫释北带着她随意看了看,目光一撇,停留在婚戒上,他快速看了几眼,马上又离开视线,苏慕容没发现他这异常,而是自顾自的。

这些珠宝的颜色鲜艳,宝石也晶莹剔透,在灯光的照射下她仔细看都能看到里面细细的纹路,真是上好的东西啊。

她忽然想起有一次爸爸带妈妈来买项链的事,赶到会场那时她和安然也才四五岁的样子,第一次踏进这种店都显得很兴奋,被这里面漂亮的宝石给诱惑了双眼,不停地拍手惊叫。

那时父亲抱着她看柜台里的,指着一颗红色的泪妆宝石问,“妞妞喜不喜欢这个?”

她狂点头。

但最终爸爸放下她,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妞妞,这个是婚戒,以后要你最爱的男人买给你,爸爸不能送这个给你。”

她至今都记得,最后她还因为这件事大哭起来,不停地说爸爸不爱她了……

现在想来,就好像在昨天一样。

莫释北见她发呆,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她吃痛一声,不满地瞪着她。

“选好没?”

“我再看看。”

苏慕容闷哼一声,往前走几步,忽然就盯着某处移步开视线。

莫释北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一颗红色的泪妆尾戒,他眸色沉了沉,唇瓣贴近她的耳垂,声音喑哑地问,“喜欢这个?”

他浅浅的呼吸喷洒在她脖颈处,她动了动,嗅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忽然视线移动了几分,她看到那颗宝石前面的分类栏:钻戒。

钻戒,是结婚之人才能戴的。

但除了他们刚开始的婚礼按照仪式订做了两枚钻戒外,她与他就没什么交际。

那两枚自从婚礼结束后就被收起来了,到现在她都差点忘记了。

她轻轻摇头,目光转移到别处。莫释北见了,扬声吩咐,“把这两枚尾戒包起来。”

苏慕容一惊,有些惊愕地看着他。

他淡淡一笑,“送你。”

“莫释北,你知道戒指代表什么么?”

莫释北脸色沉了几分,扯了扯嘴角,最后语气有些恶劣道,“管那么多含义,我送给你的你接受就好!这几天你必须每天都戴着!”

“那你订一枚就好了,为什么要两枚?”

“我乐意。”

苏慕容无语,不想管他,心跳却在剧烈跳动。

走出珠宝店的那一刻,苏慕容提着手里的袋子,里面装着的是他送给自己的戒指,本来只有几克轻的重量,她却觉得犹如千斤那就另当别论石一般,怎么提都累。

莫释北见她魂不守舍的样子,不屑地道,“苏慕容,一枚戒指而已,想那么多有意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