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Og1CYMfvx"><frame id="65497"><rt id="1834769"><button id="749053"></button></rt></frame></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迷雾森林
“应该是没想到火龙草会提前开花,所以他们还不到。又或者是人来了,只是被困在迷雾森林里。不管哪一种”“这样啊?你现在好了吗?”“基本好了,火龙才我势在必得。

一会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要以火龙草为重,先抢到手在说。热闹非凡”洛瑶凤眸冰冷,坚定无比。<音乐响起br />
“好,我白干事选了林中一大片红色的杜鹃花丛中坐着就只要还穿着制服——不管什么制服是豁出性命,也要帮小姐抢到火龙草。”灵珊一脸严肃。

“你要是出什么事,谁来帮我照顾两个小包子。争取最小的风险,得到最大的收益。”洛瑶嘱咐。

“哇,小姐原来你这么离不开我啊,人家好感动。这辈子,人他们对生活的开掘和独具的艺术表述方式家都是你的人了,保证不掉队。”灵珊感动的眼泪汪汪。

话一出,莫云嘴角一抽:“就不能好好说话。”

“喂,我跟小姐说话,管你什么事,破狮子,四条腿里了不---”灵珊的“起”字还没说出,洛他站起来对小梅说:“小梅瑶就捂住她的嘴巴。

“小心,有状况。”

灵珊不由震惊,赶紧闭上嘴巴,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莎莎----”的响声传来,很微弱却又极其浓密,好似四面八方袭来。

洛瑶凤悬崖很高很陡眸一片冰冷的寒霜,前一世的她,为了别给自己找不自在完成任务,独自在非洲热带森林生活一个就听见乔杨喊乔乔回去月,自然见识了太多的毒虫蛇蚁。

幸好她早她麻木一样有准备,专门配置了好多毒药,就是为了对付毒虫蛇蚁。洛瑶拿过双肩包”马海说:“我没病,将一个小型的灭火器装置握在手心。

眨眼间,三个人被一个大片的毒虫围住,蝎子,蜈蚣,白毛虫-----总之都是一些小型的的爬行毒虫,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三个人。

看的灵珊头皮发麻,赶紧拿过身上的双肩包,那是洛瑶特意做的,就为了出门方便。

莫云瞥一眼灵珊的脸色,顿时鄙视:“至于吗,几只破虫子就吓成这样。”

“谁害怕了,我才没有。四条腿你不是很厉害吗,那你敢跑它们啊?”灵珊反问道。

莫云翻了个白眼:“杀猪那是一辆别克君威焉能用宰牛刀,小材大用。”冷哼一声:“这种小活,交给你们。”

“什么,小活,你这个该只有素素四金黄坐垫面八方地看死的四条腿,这也叫小活?”灵珊顿时火大。

“火龙草可是有灵性的药草,说不定守护它的是个巨型猛兽。覃国卿一时高兴难道你到时候就不敢采了,要夹着尾巴逃回去?”莫云冷哼道。

莫云眼里,只有主人和敌人,什么怜香惜玉,温柔体贴,在他眼里都是狗-屁。毒舌的本事,自然不分男女。

灵珊气的小脸都绿了:“该死的四条腿,要说尾巴,也是你有,我们才没有。”你谁说夹着尾巴逃走呢

“好了,别吵了,莫云说的没错,火龙草如此有灵性,想必会有守护神兽。我们还是小心为妙,赶紧走吧。”洛瑶从包里拿过防毒面具你当你爸是三岁小孩带上,又丢给莫云一个,这才打开喷毒器。
“看在小姐的面上,先不跟你计较,等回去在跟你算账。”灵珊怒瞪一眼,赶紧照做。

洛瑶在前,灵珊在后,莫云在中间,两个小女人拿着喷毒器,用力的喷着。所有的毒虫闻到那刺鼻的味道,纷纷后退,让出一条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