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Og1CYMfvx"><frame id="65497"><rt id="1834769"><button id="749053"></button></rt></frame></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可能的药方
司马幽月回来的第二日就去了学院,她和巫凌宇一起去先去看了教导主任,又一起去见了副校长。

教导主任问了他们一些这一年收获的东西,巫凌宇说了很多,但是在她看来,那些都是废话。副校长倒是没说什么,不过将巫凌宇单独留下来了。她出门前,副校长模特将在这次全国大奖赛上挑选说葛朗找过她好几次了。

她出了副校长办公室,直接去了葛朗的研究室。

葛朗正在和学生讨论事情,看到她来,有些意外,更多的是激动。

“我们今天就讨论到这里,剩下的我们后面再说。。”葛朗对那些学生说,“后面就是竞赛了,你们自己要有准备。”

“是,葛老师。”那些学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出门才看到司马幽月站在外面。

“幽月,你回来了?听说你助教老师带你出去游历了,你这一年过得怎么样?”有人和她打招呼说。

“还不错。你们都报名参终于加竞赛了?你们都报了什么项目?”

“我们都报的炼丹。内院没有医学系,我们想进去的话只能选其他的内容。”

“学长们加油!”

“你是来找葛老师的吧?快进去吧,那张脸依然美丽葛老师都说你走了好久了。”

“好,学长们慢走。”

司马幽月和他们聊了几句才进了房间,葛朗已经将刚才教学的东西收拾干净了。

“葛老师。”司马幽月向葛朗行礼。

“听说你被抓到魔界去了?没事吧?”葛朗问。

这个事情在学员之间是秘密,但是老师都知道了,学院还派了老师来参加搜救。

“幸得巫老师相救,还算平安。”司马幽月说。

“那就好。”葛朗说,“你看看这个。”

说着,他拿出几章宣纸递给她。

司马幽月接过纸看”“啊哟了看,越看越欣喜,说:“葛老师,你将我弟弟病情的解决办法想出来了?”

葛朗点点头,“我这一年差不多都在研究他的情况,然后琢磨出这么个法子。我想,应该是有用的。可是没办法实验。”

“为什么?”司马幽月问。

“因为这是不可能药方。你看最后一张。”葛朗说。

司马幽月将最后一张纸抽出来看了看,上面全是需要的药材。她一路向下,越看越心惊。

“这些都是主药。我这里有的,我都在后面打了勾。”葛朗说,“其他的,每一种都很稀有。其中,最难得的就是最后几样。”

“万年年份以上的乌海参,十万年份以上的琥珀泪,还有大地之眼。”司马幽月抽气,这些东西都是万金难求的东西啊!

“万年年份的乌海参,只有九星冥海才有,而且这个年份的也很少遇到。十万年年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份我现在与马丽之间说话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亲密了以上的琥珀泪,这也很多年没出现过了。至于最后一种,我倒是覃陈氏早晨起来扫院子知道有,可是却没办法得到。”葛朗说。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找到这些东西。”司马心里叹了一口气幽月说,“葛老师,你说你知道哪里有大地之眼?”

葛朗听到司马幽月的话,才惊觉自己说错话了,想否认,可是看司马幽月急切的目光,他又不忍心骗她。

“这大地之眼我确实知道在哪里,可是还是那句话,你没办法得到。”

“为什么?恍恍惚惚的路都走不稳”

“因为那是学院的东西。没有人能取得。”葛朗说,“所以你还是不要想了,现在时间还早,我们还能想其他的办法。”

“葛老师,你觉得,其他办法的可能性大吗?”司马幽月问。

葛朗一愣,随即摇摇头。

这个办法已经是他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的,这些药材都是他慎之又慎才决定的,如果还有其他办法,他也不会这么纠结了。

“所以我必须要试一试。”司马幽月说,“请老师告诉我大地之眼在哪里。”

葛朗沉默一会儿,才沉重的开口说:“算了,这现在也不算什么秘密了,告诉你也无妨。大地之眼现在在学院的禁区。”

“学院禁区?内院?”

葛朗点点头,说:“大地之眼一直在学院,也一直都是秘密。可是几十年前,不知道谁将消息走漏了,有些人便知道这个事情了。所以这些年来,来学院找麻烦的人不少,只不过一接就是碍于学院的地位,他们还不敢明着倒闭破产来抢。”

司马幽月想起中围来的那几个天才,他们难道就是冲着这大地之眼来的?

“葛老师,只有进入内院,才能进入到禁地,是吗?”司马幽月问。

“你想去……不行,禁地里面危险重重,擅自进去的人大都有去无回。不对,不是说这个,学院的禁而且想留在这儿?算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还是有意耍脾气的官太太?不地是不能进去的,一旦被学院发现,将会被赶出学院。”葛朗有些着急的说。

“葛老师你别着急,我没说我要去禁地啊。”司马幽月说,“再说了,我现在也进不去不是吗?我只是在想,有没有可能去弄点出来。你到一个熟人家去住宿这上面说的量也不多。”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过去了葛朗说。“如果都像你这么想,那大地之眼早就没有了。”

“这种东西放在禁地也不能发挥它的作用,不于是如拿来作药材,还能有体现它的价值呢!”司马幽月说。

“什么歪理!”葛朗敲了一下她的头。
司马幽月笑笑,将那些纸收起应当说来,说:“我先去找人帮我找找其他药材。”我也说不准这是好还是坏

“去吧。”葛朗挥挥手,司马幽月退了出去。<他的特长在于他有一定的商业经营头脑和才能br />
看到她离开的背影,葛朗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告诉她这个消息是不是对的……

司马幽月出来后直接去了轩辕阁,找到了轩辕阁的管事。

那管事是一个光头老者,一双小眼睛透着精明的光。

司马幽月也不废话,直接拿出君沧给自己的令牌,说:“我有事情想要麻烦一下轩辕阁。”

那管事看到司马幽月手里的令牌,恭敬的说:“原来是幽月少爷来了。不知道你有什么吩咐?”

司马幽月拿出一张纸,说:“这上面的药材,你让人帮我收集一下,至于报酬……”

“司马少爷拥有这令牌,在这里拿东西,是不需要支付报酬的。”管这是什么工作作风?这不是要着一个同志玩吗?局长不当没有什么事的说。

不用支付报酬?

她记得君澜他们想要在轩辕阁拿东西都要支付报酬,难道自己现在在轩辕阁的地位比他们还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