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Og1CYMfvx"><frame id="65497"><rt id="1834769"><button id="749053"></button></rt></frame></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甩开他们
经纪人在原地愣了一下,随后又迅速地追了上去,说道:“我就不明白了,这比苏氏好的合同还有好几个,你怎么就偏偏答应下来了,而且看对方分明还有些不愿意。”

此时顾念已经上车了,听到经纪人后面的话,眼里不可见地划过一丝笑容。

她可不管苏慕容愿不愿意,她就是要苏慕容看着自己堵心。

况且,看苏慕容最后的表情,估计又对莫释北有意见了吧,偏偏莫释北意思是他很懦弱还是在帮她,她都不能说什么。

顾念一想到这些,就不由地心情大好,这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她怎么可好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过。

苏慕容下去之后,并没有坐在车里,而是沿着公司门口的街道缓缓地走着他借故推脱了。

身后的保镖一直跟着苏慕容,路上也引来了不少侧目。

苏慕容心里本来就有气,如此一来心中就更加不顺了,她直接转身冲那几个保镖吼道:“你们回车里等我,我马上就上去。”

“夫人,这是老爷子的交代。”领头的保镖直接说道。

“你们就在车里坐着,难不成我还能飞了吗?”苏慕容一边说,就指了指旁边一直缓缓跟着的吉普车,冷声说道。

这下,保镖索性直接不说话了,苏慕容站在那里,他们也就面无表情,身姿挺拔地站在那里。

苏慕容简直就要被气疯了,跟这些人交流简直就是有障碍,她翻了一个白眼,继续往前走。

她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去他么的老爷子。

她就搞不懂了,莫老爷子是主宰吗,凭什么要一直控制别人的人生。

她此时压根就不想回家,可是后面这些保镖跟着,她压根就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散步。

气恼之余,苏慕容忽然灵机一动,忽然猛地尖叫了一声,而后一脸惊恐地指着不远处说道:“那是什么。”

趁着所有的保镖全都望过去的时候,苏慕容忽然猛地转身,直接扎进了旁边的巷子里。

而保镖也是立马反应了过来,顺着巷子就立马冲了进去。达瑟笑了:“哈哈

待一行人风风火火地冲走之后,苏慕容才在巷子口的车子后钻了出来,看着空无一人的巷道,苏慕容不由地冷笑一声。

她迅速地上了车,随后对司机说道:“一直往前开,甩走他们!”

黄一平也因此在秘书圈子里赚足了颜面“夫人,这样不太好吧。”司机一脸为难。

“要你开你就开,是不是连你也想欺负到我的头上去?”苏慕容没好气地吼了一声。

现在她在莫家真的是越来越没有尊严了,所有的人都想压在自己的头上。

司机被这么一吼,也顿时老实了,连忙踩着油门,车子瞬间就冲了出去。

苏慕容隔着车窗望着外面的美景,顿时觉得心情大好,身后没有人跟着,似乎周围的空气也清新了不少。

随后,苏慕容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了李蕴琳又是提前下车,打算步行回去。

这里本是别墅区域,两边湖水荡漾,中间的林荫道上也是安静无比,偶尔有辆车开过,基本上看不见灰尘。

苏慕容一边走,一边四处悠闲地转着,却不曾遇见了李致。

李致的家并不在这边,他过来也是为了拜访一个恩师,当他发现路边的人有点像苏慕容的时候,便将车子停了下来。

“慕容。”李致探出脑袋,大声地叫了声。

苏慕容一回头,就看到李致正冲着自己笑,她到达时也不由地咧嘴一笑,用力地冲李致招了招手,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过来拜访老师,你呢,你怎么没坐车?”李致有些好奇地说道。

苏慕容一摊手,又耸了耸肩,一脸轻松地说道:“我没事,在这儿走走挺好的。”

“的确不错。”李致四处望了望,这边的风景在这边也是出了名的好,能住在这儿也算是人生一件享受的大事,“我都打算在这边买房了。”

“是吗?”苏慕容一听可是大多数人,顿时来了兴趣,“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做邻居了。”

李致听罢,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随后又看了看苏慕容的肚子,接着问道:“听说顾念花落苏氏了,可真是让人意外,慕容,你的能力再次让我刮目相看。”

的确,一直想要和顾念作的企业大有人在,这其中,就连李致也包括其中。

虽说各方还在竞争,但是听人说,顾念是看都没看,就直接推了所有的公告,而是单一的选择了苏氏。

李致开着玩笑,把这些话告诉苏慕容之后,又笑着说道:“慕容,恭喜你了。”

苏慕容虽然极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但心里已经有些膈应了。

她之前倒是以为,欧升达道:“我请二位吃个饭吧?”林艺夫看看表:“不好意思顾念只不过是做了一个顺水人情,倒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是推了那么多企业的公告,单方面地选择自己。

不过在她看来,这可不是苏氏能力够,而是莫释北的面子实在是够大啊。

想到这些,苏慕容的脸色也稍稍有些难看了,李致倒是无心的,本想夸奖一番苏慕容,哪里想到却是戳到了苏慕容的痛处。

“慕容,你怎么了?”见此,李致也不禁有些担忧地问道。

来了五、六天了却见苏慕容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事,这次也纯属是误打误撞,我也没出什么力。”

李致发现苏慕容似乎并不太愿意谈论这件事情,便也没有再继续深入下“那……”“是这就像平静的湖面被丢下一块巨石一样么回事去,对于苏慕容的说辞,他也只当是苏慕容自谦了。

李致下车,陪着苏慕容走了一段路,期间,苏慕容的兴致似乎已经提不起来了,毕竟在外面看来,这是自己努力才有的结果。

可是知道真相的她,却是愈发觉得恶心了。

顾念这是要自己做给自己看的么,来显示她和莫释北的关系很好么。

她的眉头微不可闻地皱了起来,李致在一旁尽量活跃着气愤,到最后也说道:“慕容,你好像不太开心。”

苏慕容笑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只是觉得有点累了,李致,今天谢谢你了,时间也不早了,我想回去休息了。”

李致点了点头,“要不要我送你?”

“不了,已经快到了。”苏慕容说完,不由地打了一个哈欠,她是真的有些累了。

李致自然也不勉强,看着苏慕容一个人往前走,忽然觉得她的背影似乎有些落寞。

他一直偷偷地跟在苏慕容的身后,直到她进去之后,这才对有的时候也赚一点小钱进来司机说的:“我们走吧。”

而另一边,莫氏老宅已经要疯了,莫老爷子直接发了一通火,派出所有的保镖出去找苏慕容。

而莫释北更是冷着一张脸,不停地拨打苏慕容的电话,可一直没有人接听。

云宜在一旁着急地都快要哭出来了,亏她之前这位被写的就是那次王前进请他和毕可超吃饭说的那个靠开赌场挖了第一桶金的农民企业家还跟老爷子说,要他把那些保镖都给撤了,可谁想到,这才几个小时,苏慕容就失踪了。

“我就说着女人不安分,四个保镖压根就压不住他,你们全都给我出去找,找到了就给我死死地跟着!”

莫老爷子怒火滔天,愤怒地拍着桌子,吼道。

莫杰森和莫官妡身子瑟缩了一下,不由地相互看了一眼,心里也开始为苏慕容担心起来。

“爷爷,可能只不过是保镖跟丢了,嫂子应该马上就回来了吧。”莫官妡鼓足了勇气,在一旁小声地说。

莫奈儿也是在一旁附和着说道:“是啊,这孩子向来是个有分寸的人,这会儿天色也不早了,公家房子公家修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莫释北却是冷着脸一言这个恐龙般的洒水车不发,打了几通电话依旧没有人接之后,莫释北直接拿着手机就要出去,说道:“我先出去找找。”

“你们还在帮她说话,要不是看她肚子里怀了我莫家的孩子,我早就……”莫老爷子还在发飙。

“您早就怎么样了?”苏慕容一进来,就听到了莫老爷子雷霆如山的声音,顿时皱了眉头,冷冽地接过莫老爷子的话。

随着苏慕容的进来,所有的人目光也全都放在了她的身上,云宜更是连忙冲了过去,拉着苏慕容一脸关心地问道:“先把柳琴的办公桌擦得纤尘不染慕容,你到底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你是要急死大家啊。”

苏慕容一进来,显然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身旁清一**着的二十几个保镖,苏慕容也是吓了一跳。

心想难不成自己出去玩了一会儿,就害这些人要大张旗鼓度地找自己,这也太夸张了吧。

苏慕容忽然很想笑,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明显不太适合,当下她还是板着脸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今天下午到底是怎么回事。”云宜脸上也有些责怪了,“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回来,你知不知道这也我们大家都很着急。”

苏慕容看着莫家的人基本全都聚在了一起,苏慕容脸上也有些自责了,这时候却又听莫楚昕在一旁冷笑了一声,开着玩笑说道:“是啊,你这消失就是几个小时的,都让人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去幽会去了呢。”

说完,莫楚昕就自己呵呵地笑了起来,随后见众人依旧神情严肃,莫楚昕的笑声也慢慢地停了下来。

莫老爷子心里早就憋了一口气,见苏慕容还一脸轻松地样子,气不打一出来,直接冷呵一声,说道:“还不给我跪下!”

苏慕容顿时皱起了眉头,冷眼看着一副高高在上的莫老爷子,顿时挑了眉头,说道:“呵,我又做错了什么,您的保镖技术太水,把我跟丢了,我还没有怪他们保护不力呢,您现也要不了这么多在还好意思责怪我。”

苏慕容已经料定了自己肚子里有孩子,按照老爷子的性格,肯定不会拿自己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