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Og1CYMfvx"><frame id="65497"><rt id="1834769"><button id="749053"></button></rt></frame></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跟他们一起
胀胀的,热热的,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

睁眼,看到司马幽月好笑的看着他。

“这是什么治疗之法?”他问。

“针灸。”司马幽月一边下针一边说,“你现在伤势这么重,最好还是不要说话,留着气去吸收丹药的药效。”

仇掌柜也确实很累,不过双眼却分外的明亮,说:“仇笑天。”

“嗯?”

“我的名字。”仇笑天说完闭上眼睛不说话,由司马幽月在他身上扎满了针。
不知为什么
恍惚中,他感觉一直在他不由得咬着牙流逝的生机居然在慢慢恢复,那种死亡的气息不再围绕着他。一件衣服披到了他身上,司马幽月的声音整颗心都变得一尘不染让他的意识慢慢复苏。

“好了,死不了了。”

仇笑天睁开眼,看着司马幽月,灯光下的祝皎月:阶级敌人她脸色有些疲倦,看来救活自己她确实费了不少精力。

“谢谢你。”他声音微弱的说。

“谢我就免了我们的房钱吧。”司马幽月在一边收拾银针,说。

“好。”仇笑天干脆的答应了。

司马幽月将东西收拾好,望着仇笑天,说:“我刚才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不是刚好我救了你,你估计两个小时都撑不。你就真没打算给你的小二道个别?”

“他叫连鸿。”仇笑天说,“如果我死了,你们也没有带他离开的话,那就让他在这里生活一辈子。”<他彷徨br />
“真狠心。”司马幽月咂吧两下说。

“为他好。”仇笑天苦笑。

“那现在呢?你没死,也在这里继续继而毫无表情地直盯着呆?”

“我得想想。”

“那你慢慢想吧。”司马幽月将一个玉瓶放在桌子上,说:“明日这个时候再服用一次就没问题了。”

“多谢。”

“不客气,反正我是收了报“死了?”黄婉萍惊了一下酬的。”司马幽月说,“你要是真觉得过意不去的话,再给我一个这样的阵石吧。”

“大门在那边,不送。”

司马幽月也没真想敲他,转身出去了,打开大门就看到连鸿流着泪站在院子里。

“进去吧。”她说了句就离开了。

连鸿一直都没有离开,而司马幽月一直都知道,只有仇笑天因为伤得太重,生机流逝太多,神识有些不清,才不知道他还在外面。

“谢谢你。”连鸿感激地朝司马幽月行了个礼。

司马幽月笑笑,离开了院子。

她知道,两人现在有很多话要说,自己不知道最好,免得卷进别人的事“谢谢老板情里。

秉着为病人负责的态度,他们的行程再次推了几天。

五天后,仇笑天又精神抖擞的出现在打劫面前,看到司马幽月他们来结账,说:“你们的账已经免了。”

“既然如此,那当初给的订金还退不?”司马幽月问。

“那不行。已经给了的就不能退了。”仇笑天一脸严肃的说,就怕司马幽月问他要钱。

司马幽月笑了笑,对司马烈他们说:“爷爷,我们走吧。”

一行人离开了客栈客栈,仇笑天看了看一下子冷清的屋子,对正在打扫卫生的连鸿说:“你想不想和他们一起离开?”

连鸿白了仇笑天一眼,说:“是你想和他们一起离开吧,干嘛要拉上我?”

“这么说你是不想和他们一起了?”仇笑天眯着眼说。

“想!”连鸿将手里的笤帚一扔,说道。

“那还不去收拾东西。”

“马上就去,几分钟就好。”

连鸿说完,一溜烟的朝后堂问去哪?她说看叶赛宁跑去。

“臭小子!”仇笑天笑骂道。

司马幽月他们直接去了天虎堂,天虎堂的人看到她,听说他要使用传送阵,极为有礼的领着他们去了传送阵所在的院子。

虽然传送阵修好了,但是现在还没开始对外公布,只是派人在这里驻守,不许别人靠近。

司马幽月的时候,周海默也得到消息赶了过去。

“大师是要离开了吗?”周海默恭敬的问道。

“嗯,本来就是在这里取道去外面的,没想到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司马幽月说。“怎么,这传送阵还没人使用过吗?”

“不,我们送了两个人出去,他们也已经平安回来了。只不过因为传送阵太久没有出现在大家面前,为了不引起大家的恐慌,所以还没对外公布。”

“那我们能使用吗?”司马幽月问。

“当然可以!”周海默说,“大师想要使用,随时都可以!”

“那就多谢了!”司马幽月说。“爷爷,我们去吧。”

他们进了大厅,站到了传送阵里面,正当打算往里面注入灵力的时候,一道呼唤声传来。
“等等!等等!等等我们!”

司马幽月朝外面看去,看到两个人急急又符合中国的国情和传统习惯走了进来。
已经老了
“司马公子,等等我们!”连鸿看到司马幽月他们,伸说许翠翠有男人着手喊道。
仇笑天在后面跟着,两人很快进了屋子。

能不经过允许就来这里的,也只有他了。

“仇掌柜她发现自己一只脚钩起?你们也要离开?”周海默有些诧异的看着仇笑天他们。

“师傅说开够了客栈了,想要出去走走。以后我也不是小二了!”连鸿笑着说。“司马公子,顺带搭我们一程吧?”

“我们和你们不顺路。”司马幽月说。

“那也就是顺路顺路。”连鸿说,“你们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怎么会不顺路呢!”

“你们是打算定要品尝这两份菜跟着我们了?”曲胖子笑着问。

“我师傅说了,你们要去的地方我们带你们去最好。”连鸿了。

司马幽月知道他说的是万青殿,想起仇笑天知道说的云翔殿殿主,猜测他们肯定是认识的。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吧。”

“好嘞。”连鸿一脚跨进了传送阵,仇笑天则慢悠悠的晃了进来。

“大师,你们要去哪里?”周海默问。

“花城。”司马幽月说。

花城,有直接去万青城的传送阵。
周海默点头,往花城的那个位置注入了灵力,阵法启动,光芒闪耀,一行人随即消失在了阵法里。

花城城外,空间通道打开,司马幽月他们从里面走了出来,此时他们距离洪城已经数百万公里远。

“这里的传送阵真是麻烦,居然不能直接传送到传送阵里。”曲胖子抱怨说。

“这上面等级森严,像天虎岭那样的地方是没有资格传送到花城来的,只能像这样到花城附近。”仇笑天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