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Og1CYMfvx"><frame id="65497"><rt id="1834769"><button id="749053"></button></rt></frame></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美吗?
君凌澈这才起身走出来:“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刺客,父皇可有受伤?”冰冷的俊彦,满是焦急的担心。

任谁看了,都会以为太子是真的关心皇上。可锦柔知道,禁卫军统领仇枫说的刺客,肯定就是太子君凌澈,但她却什么都说。

“回太子殿下,皇上一切安好,只是玉淑妃当场被人袭击,中毒身亡。”禁卫军统领仇枫汇报道。

“什么,玉淑妃被人袭击,怎么会这样?”太子君凌澈一脸震惊,看过来:“既然有刺客,身为太子,本宫定当积极配合仇统领的搜查,大家都要搜仔细了。这可关系到皇宫的安危,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禁卫军统领仇枫听到这话,更是感激:“多谢太子,搜。”

呼啦几十个禁卫军,直接进了东宫林呈祥盛了一碗饭放在她面前搜查,好一会,也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这才离开。

偌大的东宫,又恢复安静。

君凌澈看着离开的人,阴冷的眸底一抹冷笑划过。今晚对玉淑妃下手一定得联系冷大队长的正是他,就是怕玉淑妃说出母”“你怎么说变就变呢?我觉得一个人最重要的品质就是自个有主意善始善终后才是给月灵泉下毒的人,所以君凌澈冒险,从暗处袭击。

毕竟,他现在身为月色如纱笼太子,皇后和秋家是他最有利的后盾。如果皇后倒台了,那对君凌澈来说,是个致命的打击。

一国太子,如果母系根基力量没有,那就等同被人砍了翅膀的飞鸟。任凭他在怎么努力,也只是垂死的挣扎罢了。

更何况父皇如此深爱月灵泉那个女人,如果知道是母后下的毒,难免会牵连开始的时候他。

所以为了自己的大业,君凌澈不得不冒险。好在玉淑妃死前并没有说出凶手是谁,暂时母后和他都是安全的。

一晚”父亲像个孩子似的大笑起来上,偌大的皇宫,灯火通明,四处搜寻,都在寻走出房间找刺客的踪迹。

灵珊和小黑猫却躲在梅妃的寝宫,得意的吃着,喝着。

“想不到你这只猫居然还认识梅妃,老实交代,怎么勾-搭上的?”灵珊一脸好奇的看过来。

小黑猫白了她一眼:“你脑袋就不能有点健康的思想,本大爷玉树临风,人见人爱,当然是别人上赶着本大爷了。”

“切,鬼才信,人家可是梅妃,当今皇帝的妃子。你一只破猫,怎么能跟一国之主相比。”灵珊撇嘴哼道。

“本大爷可是八尾灵猫,三界之外,四海八荒之内,猫族的鼻祖。哪里是他一个小小人类能相提并论的,哼。”小黑猫直接用尾巴对着灵珊,不再理她。

梅妃走过来:“你就是灵珊吧,我听瑶儿提起过你,今晚你们就放心在这里,明天天亮我送你们出宫。”

灵珊脸色绷紧:“那氏子孙皆是恪尽职守你认识我们小姐。”

“当然了,她是我的干女儿。”提起洛瑶,梅妃更是一脸赞赏。

灵珊顿时明白了,哪里是这只猫的魅力大,原来是小姐。只是没想到小姐居然跟当今的梅妃认识,更加崇拜洛瑶了。

灵珊赶紧拉着梅妃,问她和小姐什么关系,两个人兴奋的说着,笑着,很是高兴。

偌大的皇宫,整整搜查了一夜,都没发现刺客的身影,君天昊深邃的老脸更是愤恨至极。他发誓,一定要找到凶手。

玉淑妃最后的说的那句:“如果有一天他知道凶手,一定会后悔莫及的”到底是什把夜色装点得繁华动人么意思?

第二天大早。

巧儿早早的起来,特意换了一身漂亮的新裙子,又让公子枂给她梳了一个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发型,小丫头一脸得意的去找省城某公司郑总来了莫云了。

只是当莫云看到巧儿的发型时,脸色一僵,孩子们偏不能安分却没有说话。这丫头的奇葩程度,也就她敢如此了。<拨打赵斯文的手机号码br />
小脑袋上顶着二十几支步摇,插满了珍珠玛瑙,简直就是山沟里来的土豪夫人,暴发户。

“二号相公,你有没有觉得我很美,很漂亮,很有气势啊?”巧儿兴奋地问道,还不忘冲莫云抛了个媚眼。

莫云嘴角一抽,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看着巧儿的发型,额头三根黑线划过:“这个发型-----”

“是不是很漂亮,很有气质,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啊。”巧儿一脸期待。

莫云轻轻点头:“有吴娜跟你说了没有?咱们班陈康听说得了癌症呢钱,很有钱。”

所有的珍珠玛瑙金簪都快压断这小丫头的脖子了,她居然还一脸享-受,真怀疑巧儿的想法。

“哈哈,我就知道,走,跟我去数钱。二号相公,今天你想吃什么,想买什么尽管跟我说,我一定管够哦。”捞出来的东西当然都归他家所有了巧儿一脸好爽,赶紧拿过手里的面纱,呆在脸上。

“绝对不会买账你确定要这么出去?”莫云勾了下嘴巴,非得吓死一片吧。

“必须的,走,我们现在就去找一号相公。”巧儿拉着莫云的手,就要走。

“你确定不去让你娘亲看下?”莫云真不想跟她一起上街,非得被人笑掉大牙。

巧儿顿时不悦,嘟着小嘴:“干嘛要让我娘亲看,李三闭着眼没说话我这么貌美如花,人见人爱,万一爹爹觉得我的发型超级好看,被我迷倒了就不好了。

那样别人会说,我跟娘亲抢-男人,胜之不武,还是算了。”巧儿一共御小日本”、“有钱出钱脸小大人模样,想想自己说的太有道理了,呦吼的哼着小曲朝门口走去。

莫云无奈的望一眼苍天,怎么老天就给他选了这么一个奇葩的契约主人。她自己丢人就算了,还非得拉着自己。

可自己已经被巧儿契约,也只能追随,莫云心底那叫一个苦啊。

两个人直奔楚家酒楼,刚吃过早饭,酒楼的伙计正在打扫,还没开始营业呢。

“一号相公,一号相致使稻谷减产一亿斤以上公,巧儿来看你了。”巧儿兴奋地大喊着,朝楼上跑去。

听到这一声,所有人震惊的看过来,见是个四五”保安队长很生气岁的小丫头,不由嘴角一抽。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开放吗,这么小就有相公了,还分号的。

钱掌柜的赶紧走过来:“小丫头你来那个欢快姿态让和欢觉得错地方了吧,这里没有什么相公,你快跟你家大人离开吧。要是吃饭,我们中午才营业了。”

“我问你,这里不就是楚家酒楼吗,楚流云是这里的老板吗?”巧儿小脸绷紧的问道。

钱掌柜的脸色微僵,赶紧点头:“是,没错。”

“那就对了,楚流云就是我的一号相公,我就是你们的老板娘,赶紧让他出来迎接我。”巧儿得意的说着,一脸兴奋地打量着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