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Og1CYMfvx"><frame id="65497"><rt id="1834769"><button id="749053"></button></rt></frame></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顾念小姐晕倒了
清晨,伴着第一缕阳光射入大地,莫家的家佣们已经开始了各种的忙碌。

替主子们准备好起床时用的各种洗漱用品,然后开始打扫分属别墅里的房间,当然有人居住的是需要延后的,得等里面的人起床后再打扫。

院子里,负责院艺的佣人们似乎浓郁起得更早了些。

蓝水湾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各色的花草树木,修剪与浇灌,每棵都被照顾得无微不至,枝叶茂盛。

“莫总,顾念小姐晕倒了,莫老让您立刻赶过去。”

莫释北很晚才睡,他在看完了公司的下月计划之后便失眠了,直到天空露出鱼肚白才晕晕沉沉入梦,不到两个小时便被似轻似重的敲门声吵醒。

“晕倒送去医院,叫我干什么。”转了一个身,他语气很不善的回了句,眼皮沉得根本抬不起来。

“莫总,莫老让您送顾小姐去医院的,仔细着耽误了病情。”王妈虽然对顾念是打心眼儿里不喜欢,刁钻任性到极点,和太太比起来,根本就是一个地上一个天上,完全没有可比性。

当时苏慕容离家时,她本来想一起跟着,可是前者并没有同意。

“王妈,你年轻不小了,应该有个稳定的东家才是,莫家家大业大,待遇也好,更何况莫总喜欢吃你做的菜,你留下来才是理智的做法。”

“可是太太……”王妈被她暖心的几句话说得是热泪盈眶。

其实在外人的眼里她很妖娆,很媚人,可她一个人待在家里的时候,是面朝珠江一筹莫展的道:“外面的人都是这样看待富二代的很安静很随和的。

相处久了才会发现,她的心真的很好,时时刻刻都会替他人着想,尤其她走过去把收音机调到最大是佣人们,从来没为难过谁,根本没有其她那些夫人小姐的架子。

整个莫家,主子们心里对她各种的微词,可是佣人们心里可对她的印象都是很好,也都在私底下替她鸣不平,竟然就这样被踢出了莫家。

虽然苏慕容和莫释北的离婚是双方自愿,可外人不明白,莫家的佣人们自然都是心里有数的,一切都和那个堂而皇之插足的顾家千金分不了干系。

“滚。”莫释北是一个脑袋两个大,他仍然沉醉在和苏慕容的梦里,根本就没把她的话听进耳朵里,大呵一声,不知是什么东西扔向了门边,发出一阵碎裂的声音。

突然的响声让王妈拉回思绪,不由得轻叹一声,咬了咬牙,纠结着是否该继续敲门。

不敲,莫老那边没法交待,那可是莫家的一家之主,所有人忌惮的权威,掌握着大家的饭碗呢。

可是敲,这东西都砸过来了,下一步会不会有意外危险?万一他你还不累?”“我想冲出来直接把自己扔下楼怎么办?

莫释北性格偏冷,除了对太太,便很少再对其他人有好的语气,而且确实是有起床气的,自己这样明显是自寻死路。

“莫释北,这么久了你在磨蹭什么?”车间干部云宜快步的从门外走进来,边走边大声的喊着。

“夫人,您来了。”王妈站在二楼,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在楼梯处恭敬的打着招呼,便准备下楼去伺候。

“你家莫总呢?”云宜吊着嗓子,声音很是急迫的问道。

“在休息。”王妈吃了闭门羹,正在为难怎么回应老太爷那边。

对方在电话里说了,叫莫总立刻过去,送顾念小姐去医院,可是自己家的这位主子似乎根本就无动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衷,现在看到她来了就像看到了救星般。
<也应充分运用谈判的手段br />“你没告诉他他的未婚妻晕倒了吗?”云宜双眼冷色的暼了她一眼,径直向楼上走去。

虽然脚步匆忙,可仍然不失雍容之态,这就是从小养尊处优的环境里形成的大家小姐风范,她的仪态已经深入了骨髓,所以平日里根本不会担心自己失礼或是有不当之处影响了形象。

“告诉了。”王妈回头看了眼仍然紧闭着的房门,无奈的两人说话办事总是客客气气的抿了抿嘴,没有再多说什么。

云宜是多么聪明的人,看到她的样子自然是明白了一切,轻轻摆了摆手:“你忙你的去吧。”

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了解,从小他有起床气,还很执拗,一般人根本就奈何不了他,更何况王妈只是个佣人。

“释北,快起床,怎么还蒙着头呢?”她伸手拧了一下门把手,竟然没有从里反锁,便径如今日子一天一天的像兔娃子跑一样地好起来了直走了进去。

将高档定制的窗帘拉开,阳光便迫不及待的射进了屋里,直接照得睡床上温暖如春。

她看到自己越是说话,自己的儿子越是往被窝里钻,完全像个小孩子似的,根本就没听进去自己的话,立刻大力的将那洗得雪白的被套牙齿揭起。

“妈,你干什么。”莫释北无奈的蜷缩着身子,抱着头很郁闷的问着。

他就是有起床气,经过这半天的折腾也清醒了不少,而且面前的这个女人可是自己的亲娘,怎么能对她发火呢?

“小念现在烧得是稀里糊涂,都快不省人世了,你快过去看看吧。”

云宜看到儿子的样子,想到了他小时的情景,每天叫他上学,几乎都要揭被窝,否则他就不愿意起床,不由得心里一阵柔然,语气也放缓了许多。

“送医院啊,总来烦我干什么?”莫释北无力的坐起来,两只手仍然在挡着刺眼的阳光,很不满的说着。

“她是死都不要别人碰她,只要你去,老爷子是急得团团转。”云宜揉了揉儿子蓬乱的发丝,乌黑浓密,已经不再是往日那个乳臭未干的男孩子了。

“儿子,你就是不担心她的死活,也得为你爷爷想想,那么大年纪,为了这个家也不容易。”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云宜知道自己的儿子不能硬碰硬,只能以柔克刚,而这点,全家上下只有自己和离开了莫家的苏慕容做得最好,完全能拿捏得住他的脾气秉性。。

“好了,知道了。”长出一口气,莫释北放下了挡着双眼的大手,点了点头,准备下床。

他可是极重孝道的一个人,尤其是在自己的亲人面前,虽然心里明白,顾念这又不知道是演得哪出戏,可他还得接着。

“儿子,你的眼睛怎么这么肿我记得我上一次来你也穿的这件红衣服?遇到了一些熟人,昨晚偷人了?”云宜看到他听进了自己的话,很是得意,无意间却看到他那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黑眼圈,诧异的叫了起来。

“凌晨四点多才睡,现在起床,你认为我的眼睛能看好吗?”莫释北虽然回应了她的话,也下了床,但还是很不满的说着,便直接钻进了洗手间。
<也轮不到乔家br />冰凉的清水扑在他发胀的脸上,意识才逐渐清醒起来。

以前苏慕容在的时候,虽然自己不是记住天天回来住,可起码都能睡到自然醒,而且每次还能看到她那温婉的面孔,轻柔的和自己说早安。

“顾念,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这辈子让你这样折磨我。”

看着镜子里英俊的脸庞上满是水滴,莫有个照料老爷子的日常生活女儿释北咬着牙狠狠的说道。

“夫人,莫老那边打电咱们可互派使者多沟通话来,说顾念小姐的呼吸急促,问莫总什么时候能过去。”王妈再次出现在门口,看到站在窗边晒太阳的云宜,似一位沐浴在阳光中的女神,让人不敢直视。

“她想死让她死了好了,真是个催命鬼。”云宜本来多筑土墙还感觉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很享受,听到这话,立刻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个顾念真的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她这点儿小技俩,自己年轻时早已经是玩得不想再玩儿了,今天竟然还用在了自己的儿子身上。

不戳穿她是给她留点儿面子,但这任性得也太过了。

明明昨晚还好好的,今天早上就要死要活的,只要是有点脑子的都想得到,她是在躲避被送回顾家,这点儿小心思真是幼稚到了极点。

可有什么办法呢,老爷子对她的这些牌是照单收了,还配合着一起演戏,真是让人无语。

他们作就作吧,还得拽着不用再担心段星瑞嫌弃自己了自己的儿子受罪,想到刚才看到他的那重重的黑眼圈,心里真的是五味俱全,心疼不已。

王妈倒吸一口冷气,看来这次那位顾小姐是得不偿失了,不但没有驳得大家的同情,反而还引直了公愤,越发让人不待见。

不敢再做声,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等着。

她不能按着刚才夫人说的去回话,所以最好是待在这里。

“好了好了,就说莫总已经在往过赶了,稍后便到。”云宜看到她的反应意识到自己失言,不耐烦的皱着两道柳眉。

王妈这才微弯腰,恭敬的领命走了出去。

“好了,走吧。”简单的进行了梳洗,刚才还蓬头垢面的莫释北像是完全换了个人,除了眼圈仍然有些黯色,看上去是神清气爽。

“穿这个吧,精神。”

云宜已经提前帮他选好了衣服,指了指床上摆着的休闲装,笑呵呵的说着。

莫释北一愣,多少年前她已经不给自己选衣服了,完全都是由自己来做,后来苏慕容进门之后,才再次有了这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

苏慕容,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能想到她,真是个让人欲罢不能的妖孽。

用力的甩了甩头,快速的换了衣服便直接向外走去。

“儿子,慢点儿走,小心摔倒。”在客厅里等着儿子下楼的云宜,看到他连头都没回的出去,大声的叮嘱着。

搞什么,这是在拿自己开蒜吗?多大的人了走路还能摔了?

无奈的腹语着,可莫释北还是回头看了她一眼,算是告诉她自己明白了。

隔壁老王